疫情暴击进口海产业:有人忙退单,有人资金链断裂

疫情暴击进口海产业:有人忙退单,有人资金链断裂

谈起最近的进口海产业,李路向第一财经记者讲的第一句话就是:“太艰难了。”李路在进口海产行业工作多年,如今是挪威大型三文鱼加工企业霍夫赛斯(Hofseth)的大中华区总经理。

不过,相比与进口海产品行业的其他人,李路还算是幸运的,因为有的进口商现在整天忙着和原产地的厂商讨论如何取消接下来的三文鱼订单,而有些批发商则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危机。

进口商退单忙

6月中旬,北京出现新增本地新冠肺炎病例,其活动轨迹涉及新发地批发市场,且有相关人士对媒体表示,相关部门抽检时从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了新冠病毒,而该产品的货源来自京深海鲜市场。一石激起千层浪,此后人们谈“三文鱼”色变,并且这种恐慌情绪迅速蔓延到了所有进口海产品上。

之后,一些学者和权威机构迅速密集地做了澄清。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6月15日表示,三文鱼案板查出阳性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不能提示三文鱼就是造成这个传播的源头。6月16日晚,中国疾控中心应急中心副主任、全国新冠肺炎专家组成员施国庆又表示,目前还没有证据来表明三文鱼是新冠病毒的宿主或者中间宿主。

海关总署卫生检疫司副司长宋悦谦在6月1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6月18日全国海关共检测样品15638个,结果均为阴性。6月20日,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微生物实验室主任李凤琴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应记者提问时表示,可以正常购买和食用进口食品如海鲜、牛排等。

挪威海产局中国内地及香港地区总监博薇娅(Victoria Braathen)则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挪威的食品安全监管体系遵循欧盟法规,同时对鱼和鱼饲料进行监控。“这些现有体系可以确保我们养殖和食用的食品是完全安全的。监管措施和结果也完全向公众开放。”她说。

然而,公众对于进口海产品的疑虑并未随之散去。进口海产品的销量一夜进入“滑铁卢”,全产业链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就在新发地市场突发疫情后,第一财经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了多家大型的三文鱼进口商,他们多因退单繁忙而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大型的三文鱼进口商大多从事的是三文鱼整条进口,这些原料鱼在原产地做了宰杀和去内脏等简单粗加工即运来中国,这是三文鱼大规模进口的主要形式。

一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起初,由于国内疫情的好转和恢复,进口商对三文鱼销售前景相当看好,所以向海外厂商下单预约三文鱼供应。而如今他们的销量骤减,需要紧急与国外的供货商商议如何取消接下来的大批订单。

这位业内人士表示,虽然突然取消订单是国外厂商不愿意看到的,但是根据国际贸易的交易规则,只要三文鱼尚未发货,就还有调整的空间。

对于三文鱼生产厂商来说,在渔场尚未捕捞的三文鱼处理起来还相对灵活,而要取消已经宰杀准备发货的三文鱼则是比较头痛的问题,双方需要进一步谈判,就如何承担损失等问题进行商议。

而对于当前的三文鱼进口,李路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在国家政策层面,三文鱼依旧照常进口,没有阻碍。他说,以上海海关为例,他们应要求提供了食品没有受到新冠病毒污染的证明。而海关检验检疫部门也对三文鱼增加了新冠核酸检测项目,并加大抽检的力度。李路还特别补充道,上海海关的效率很高,检验检疫的周期很短,这一新变化对三文鱼销售周期的影响不大。

对于来自中国市场的冲击,李路称从挪威三文鱼和全球三文鱼行业来看,目前尚能接受。他说,中国是一个潜力非常大的市场,但如果把消费量放置到全球市场的话,目前体量并不大,约占5%左右,所以三文鱼生产商应该可以在全球市场内进行均衡,消抵当前的影响。

全产业链冲击

然而此番冲击并不仅限于进口商这一块,而是对进口海产品的全产业链带来了巨大影响。李路坦言,如今进口基本无障碍,但是流通和零售困难重重,所以他更担心的是对中国进口海产业的影响,并且这种影响是空前的。

李路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餐饮业是进口海产的主要消费终端之一,比例约在70%~80%,而三文鱼的消费则更明确,主要在日料门店。

在事发后,日料店手上囤积了大量以三文鱼为主的高端海产品,由于他们是终端使用者,很难再转卖,损失惨重。据第一财经记者观察,如今在长三角一带的日料店虽然依旧开门营业,不过大多数已经不再提供如生鱼片等生冷食物,转而做起了熟食,店内的客流量也随之急剧减少。

在餐饮店的上游,供货给他们的批发商日子同样难过,资金链受到极大考验。一方面,因为他们一般会与餐饮店有结账周期,如今餐饮店经营遇到了困难,无法及时付账。另一方面,因为市场流通受阻,批发商的资金都卡在了鱼上。这些以冰鲜的形式进口的三文鱼,在入关后只有一到两周的销售周期,如果无法及时销售,只能做销毁或将冰鲜三文鱼低温冷冻起来。但冷冻并不是万全之策,除了需要支付冷库等费用外,冷冻鱼相比冰鲜鱼价值缩水一半以上,此后也不一定能够找到合适的销路。

一位北京的进口海产批发商向第一财经记者直言:“这行可能已经做不下去了。”他说,此前因疫情已经损失惨重,好在之后市场有了些起色,资金也逐步开始流转,所以他凑了点钱,重新入场,然而在这一遭之后,资金链很快又断裂了。当下,他希望当地的进口海产品市场能够早日开放,使得流通也能够逐步恢复。

挪威一家三文鱼公司的项目经理塔拉(Tara Zhang)则显得稍许乐观。她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番影响难免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是她说:“我对挪威三文鱼的品质有信心,而对于食物来说品质一直是首要条件。”

同时,她说,从大环境来看,因为很多中国消费者已经习惯于这种生活方式,相信进口海产品的销售能够逐渐恢复。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

标签:,

Related Post

青娱极品视频在线观看-扎根中国大地坚持知行合一 投身抗疫扶贫助力乡村振兴青娱极品视频在线观看-扎根中国大地坚持知行合一 投身抗疫扶贫助力乡村振兴

青娱极品视频在线观看-扎根中国大地坚持知行合一 投身抗疫扶贫助力乡村振兴在“践商研学·智援绿春”的颁奖典礼上,参赛高校师生为绿春点赞、为国家脱贫攻坚点赞2020年的春天,有一群青年学子映入人们的眼帘。...